江岐水树

向来心是剧中心,奈何人是看客人.

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。
情人怨遥夜,竟夕起相思。
灭烛怜光满,披衣觉露滋。
不堪盈手赠,还寝梦佳期。


———张九龄《望月怀远》

评论
热度(3)

© 江岐水树 | Powered by LOFTER